<legend id="bmzuz"><li id="bmzuz"><dfn id="bmzuz"></dfn></li></legend>
  • <acronym id="bmzuz"></acronym>
  • <legend id="bmzuz"><li id="bmzuz"></li></legend>
    <sub id="bmzuz"><sup id="bmzuz"></sup></sub>
    <sub id="bmzuz"><sup id="bmzuz"></sup></sub>
  • <span id="bmzuz"></span>
  • <acronym id="bmzuz"><blockquote id="bmzuz"></blockquote></acronym>
  • 歡迎訪問諸暨在線文學專區! 諸暨在線人才交流網 | 諸暨房網 | 購車網 | 五金機電市場 | 油漆市場 | 珍珠市場 | 襪業輕紡市場 | 五金水暖市場 |
     
    諸暨資訊 | 政府部門通知 | 公共服務中心 | 招投標信息 | 百姓論壇 | 便民服務 | 法律咨詢 | 諸暨概況 | 諸暨旅游 |
    諸暨商訊 | 二手市場 | 網上商城 | 互助信息 | 交友中心 | 許愿墻 | 文學頻道 | 攝影專區 | 諸暨QQ群 | 企業建站 |
    我要投稿
     
    邊緣職業——驅鬼人真實回憶錄之拐杖
    作者:驅鬼人1979  2022/1/24   被瀏覽 4118 次  評論 0
     狗是我們人類忠實的伙伴,

    不僅僅因為它極具靈性,

    更重要的是它的忠誠。

    當今社會世風日下,人心不古,錢權至上。

    你好的時候,身邊圍著一大群人,吹捧你,

    天天跟著你屁股后面轉。

    你不好的時候,甚至連個說話的朋友都很難找到。

    他們見著你就像是見到了瘟神,寧可繞道而行,退避三舍,

    就怕是你身上的霉運會沾染給了他們。

    這群人薄情寡義、見風使舵、忘恩負義、落井下石……

    我不是在憤世嫉俗,也不是懷有偏見,

    當今社會的確是存在著這樣的現象。

    相信你或是身邊的朋友也一定遇到過類似的情況。

    但無論你是財大氣粗,還是落魄潦倒,

    有一個朋友依然懷著同樣的情感,

    十年如一日地追隨著你,

    那就是你家養的狗。

    這也是為什么從古到今這么多人家里養狗的原因。

    大家都知道養狗防人,看家護院。

    但大家可能不知道的是,

    養狗同樣可以防鬼。

    這是因為鬼天生害怕狗,

    像狗叫狗牙狗血狗毛等都能夠震懾住鬼。

    如果你家里養的狗,莫名其妙對著門口兇狠又害怕的狂叫時,?

    你最好在正對門的地方掛上一面鏡子,?

    再在門口從左到右撒上香灰或墳土,?

    鬼自然會離去。?

    所以,養狗是藏寶。?

    1986年4月份,我送走了一個特殊的靈魂。

    這次的業務來自于一個朋友的委托。

    我的這個朋友是蕭山進化三浦村人,離我很近。

    一次與他喝茶聊天中,他向我提到了一件事。

    朋友說他們村里有個五保戶老大爺,也是他家的鄰居,

    前些年家里總是被盜。

    每次小偷都是晚上來光顧。

    大爺耳背,也聽不到響動。

    小偷一陣翻箱倒柜后,也找不出值錢的東西,

    就偷些大米。

    有時也偷點番薯,反正見什么就拿什么。

    多次發生后,好心的鄰居就送來了一只半大的狗,

    讓大爺養著,說養狗好防賊。

    起先,大爺也沒怎么當回事,

    但又沒別的法子,

    就把鄰居送來的狗給養了起來,

    當作是給自己找了個伙伴,陪陪自己也好。

    自從養了狗之后,小偷的確是不敢再來了,

    這一點令大爺非常的欣慰。

    一年后,狗長大了,

    也和大爺建立了感情。

    朋友說,那些年大爺的腿腳還是利索的,

    遇到好天氣,大爺就給狗套上項圈,

    牽著它來村里散步。

    那個項圈掛著幾個小鈴鐺,

    狗子走起路來就會“叮叮當當”作響。

    狗也非常聽話,十分懂事。

    總是走在大爺前面一點點的位置,

    有時碰到車輛從身旁經過,

    狗還會主動擋擋,

    生怕大爺受傷了。

    朋友說,所以那時候村民們只要是遠遠地聽到鈴鐺作響,

    就知道是大爺牽著他的狗子走路來了。

    漸漸地,大爺越來越離不開他的狗了,

    也十分疼愛它。

    有什么好吃的,自己舍不得吃,

    總是留給狗子吃。

    而狗也很具靈性,懂事,

    每次總是要見到大爺吃過后,才會去吃。

    又過了幾年,大爺歲數大了,行動不便,

    拄起了拐杖。

    自那以后,每晚大爺上床睡覺后,

    狗就守在床邊。

    每天清晨大爺起床時,

    狗就會第一時間把拐杖叼到床邊。

    白天,大爺坐在門口曬太陽,

    狗也蹲在大爺身邊曬太陽,

    一天的時光很快就過去了。

    這樣又過了幾年,狗也老了,

    就在去年年尾,老狗死了。

    朋友說就在狗死前的當天清晨,

    老大爺起床時,狗還是照例去叼拐杖,

    無奈終因體弱無力,拐杖終究沒能被叼起來。

    那一刻,老大爺心疼得大哭了起來。

    當天中飯邊,狗就死了。

    老大爺把狗緊緊地抱在懷中,

    傷心難過地坐了整整一個下午。

    朋友說,過完年后的某天清晨,

    老大爺起床時,看到他家的老狗靜靜地站在房門口看著他。

    那一刻,老大爺什么都忘記了,

    心里還琢磨著今天狗兒為啥不叼拐杖過來呢?

    后來突然想起來,他的老狗年前就死了。

    當大爺想起來的那會兒,老狗在房門口早都不見了。

    有時候大晚上的,老大爺還能聽到“叮叮當當”的鈴鐺聲,

    或者熟悉的狗吠聲。

    朋友說,這些響動再次喚起了老大爺對狗的思念。

    雖然他的老狗死了,但靈魂可能還留在家里,

    不肯離開。

    所以,老大爺非常想再見上老狗一面,也就死而無憾了。

    講述完后,朋友對我說希望我能幫幫大爺,完成他的心愿。

    聽完整件事情后,我首先對小偷的行徑十分氣憤。

    一個五保戶老人的東西你也去偷!

    就不怕遭報應嗎?

    那些米啊蕃薯什么的,

    你偷了去能吃得下嗎?

    這可是要折壽的!

    事件聽下來讓我深深地為之感動!

    忠誠的老狗,善良的大爺。

    的確如此,美好的東西總是如此短暫,

    最真摯的情感也會有分離的那一天。

    其實,我也見過這個大爺幾回,

    那是去朋友家中的時候。

    只是從沒見過大爺家的那條老狗。

    于是,我對朋友說你不說我也會盡力幫忙的,

    只是讓大爺再見上老狗一面估計會比較困難,

    但我會好好地送走它。

    傍晚時候,我們便到達了老大爺的家中。

    人一旦上了歲數,總是休息得早,

    如果我們去晚了,很可能他已經睡下了。

    去之前我還特意轉了下菜市場,稱了幾斤豬肉給大爺捎帶過去。

    惹得一旁的朋友立即向我射來青睞的目光,

    豎著大拇指對我說“看不出來,你還是個挺有愛心的人嘛!”

    我捋捋絲滑的黑發,昂起頭,十分遺憾地告訴他,

    “別迷戀哥,哥只是個傳說!

    路上我已對整件事情做了疏理。

    如果單純是個動物靈的話,

    處理起來會比較簡單。

    我只需要用紅繩束縛,牽到光亮的地方就行。

    但很大可能性,這一切只是大爺的幻覺。

    本來就上了年紀,加上對老狗的想念,

    情緒上一時波動,出現了幻聽幻覺,

    也在情理之中。

    我們進屋時大爺剛吃好晚飯,正打算就寢。

    朋友向他介紹了我,并表明了來意。

    大爺的確年事已高,滿頭白發,

    不過看上去氣色不錯,聽力也行。

    朋友與他的交談還是十分順暢的。

    朋友幾句話一說完,

    我看到他顫巍巍地站起了身,看樣子應該是想給我們找座或泡茶的。

    這時候,我上前對他說讓他坐著好了,不用特意招呼我們的。

    接著,我把朋友委托一事向他作了求證,

    得到明確答復后,我在僅有的兩間屋子中查看了下,

    并未發現異常。

    然后,我打算試著招魂,盡可能讓大爺與老狗做最后的相見。

    把魂魄招上來,現形,讓常人也能夠看得到,

    的確可以做到。

    我從未招過魂,迄今也只見到過一次。

    那還是多年以前,跟隨師傅在蕭山衙前鎮出單。

    需準備好狗血,沒有狗血用雞血也行,杯子、墳土、白蠟燭和香,加上口訣,

    具體如何操作,恕我不能相告。

    但我試了幾次都沒有成功。

    也許是與動物間的語言不通,成為了一大障礙。

    為今之計只能把它送走了。

    趁朋友與大爺交談間,

    我里外兩間屋子再次轉悠起來。

    于是,我看到了里間角落里那個掛著鈴鐺的項圈。

    我拿了起來,隨手晃了晃,

    項圈發出“叮叮當當”的響聲。

    我來到外間,把項圈放在了大爺身旁的地上。

    接下去還是什么都做不了,只得等待。

    因為動物靈,我無法用咒符請它出來,

    它也感應不到。

    大約十來分鐘后,我掏出紅繩,

    試著去束縛地上的那個項圈。

    誰知紅繩才觸碰到項圈,

    我就感覺到了靈魂的存在。

    于是,我讓朋友找了個手電筒來,

    讓他站在門口用手電筒向外照射。

    我用紅繩對項圈作纏繞后,

    握住紅繩的另一頭,把項圈牽出了屋外。

    沿著手電筒的光圈,繼續向外牽引。

    等到稍遠的地方,我停了下來,

    但仍然保持在手電筒的那束光里面。

    接著,我念動了咒語。

    念完后,我對著項圈說“狗兒,去吧,去到你該去的地方吧!

    然后,我蹲下身,解開了紅繩,

    我能感覺到它已經離開了。

    回到屋里,我對大爺說對不起,我沒能讓老狗現形與你相見,

    但它有話讓我傳達給你,它感謝您多年的養育之恩,讓您保重,

    今后照顧好自己。

    我兩句話一說完,大爺再次傷心地哭泣了起來。

    當然,這些話只是我編出來的。

    但我相信此時此刻一個善意的謊言,興許是給大爺一種最好的安慰,

    也是將大爺與老狗之間多年的感情作一次圓滿的了結。

    之后,我們離開了老大爺的家。

    路上,朋友奸笑著對我說“傳說哥,這次的酬金就免了吧!

    我說“免了可以,但你要請我吃好的!

    我那朋友淫蕩地看著我,繼續“嘿嘿嘿”地奸笑著。

    結果,到達他家中后,他讓他老婆煮了碗青菜面條打發我完事。

    吃過面條,我騎上車,“咯噔咯噔”地回了家。

     
    評論 0 篇
    發布評論
    作者:
    郵箱:
    主題:
    驗證碼 點擊可刷新
     
     
     
    地址:浙江省諸暨市暨東路70號諸暨日報報業大樓 客服電話:0575-87020951 87016337 87013038   聯系信箱:zxb@zhuji.net
     
    99在线精品国自产拍不卡

    <legend id="bmzuz"><li id="bmzuz"><dfn id="bmzuz"></dfn></li></legend>
  • <acronym id="bmzuz"></acronym>
  • <legend id="bmzuz"><li id="bmzuz"></li></legend>
    <sub id="bmzuz"><sup id="bmzuz"></sup></sub>
    <sub id="bmzuz"><sup id="bmzuz"></sup></sub>
  • <span id="bmzuz"></span>
  • <acronym id="bmzuz"><blockquote id="bmzuz"></blockquote></acronym>